邦道咨詢官網  浙江經視品牌企業
公司新聞資訊
華為徐直軍接受英媒采訪:5G不是原子彈 不傷害人
發布:深圳邦道 日期:2019-02-16 人氣:730

 5G (1)

要點和實錄如下:

談軟件工程能力提升: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對于華為公司未來的發展、未來真正建立可信是有價值的。(軟件工程能力提升)不僅僅是為了滿足NCSC的要求,更是華為公司面向未來必須要采取的行動和措施。這對于華為公司實現遠大的理想至關重要。

談5G:5G不是原子彈,不傷害人,5G是造福于所有的老百姓,為老百姓去享受更好的數字化體驗帶來價值的。

談 20 億美金:2 0 億美金只是啟動資金,希望通過三五年的努力真正能夠打造讓各國政府信任、讓客戶信任的產品。這樣的話,華為未來就有更好的發展。

談網絡安全:技術終究是技術,必須要靠科學家、工程師們干出來,科學家和工程師還是傾向于構筑一個共同的全球標準,大家共同把這個標準做好。

談未來:只要有未來,就是最大的勝利。員工都是股東,大家可以理解,現在利潤低一點是可行的,但沒有未來是不行的。

談華為在英國:華為跟英國政府以及英國產業界合作,一直是中英合作的一個典范。

1、PC Pro 記者:華為如何去把不同的研發活動進行分開?無線通信的基礎研究以及面向客戶以客戶需求為主導的特性開發方面,華為如何進行劃分和進行投入上面的平衡?

徐直軍:華為構筑了一個既跟業界相似又有不同的研發投資管理體系。整個研發流程和管理體系叫IPD,是 1998 年引入IBM做的咨詢并構建的。整個流程和管理體系既有對面向未來的投資(主要是研究和創新),又有基于客戶需求為導向的產品開發投資,以及怎么把產品做出來的工程能力和技術投資。這三方面的投資在每年研發的投資預算中是分開的,各自投資范圍內由各自的團隊做決策。

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特性開發投資預算的決策機構叫做IRB、IPMT,面向未來的研究創新技術決策機構叫ITMT。他們決策做什么、不做什么、什么時候做出來。

2、PC Pro 記者:審視周期一般多長? 

徐直軍:不是按照月或者按照季度審視的,而是基于每個產品開發進程中到了某個時間、某個階段進行審視。

面向未來的研究、創新,包括產生專利的投資決策機構叫ITMT。歷史上研究與創新的預算占總研發預算10%,這些年逐步提升接近了20%,未來希望能達到30%。我們有專門的團隊、預算、決策機制去面向未來,這里面會產生大量的專利。還有大量的團隊和相應的決策機制開發產品滿足客戶需求。

例如,5G是 2009 年直接由ITMT決策做研究。當時我們在英國宣布投資 6 億美金做5G的研究。5G研究走到今天還沒有完全結束,但是基于研究成果,5G產品的開發三年前就啟動了,這是由IRB和IPMT決定的。

3、Computer World 記者:5G歷史上有沒有那么一個靈感突現的時間點?說這是一個有戰略性的東西要作為核心戰略。比如您剛才提到 09 年,當時這個技術還不不存在,但是預測未來若干年之后會成為重要的技術或者市場機會?

徐直軍:沒有你說的那么偉大。移動通信產業是有規律的,2G以后肯定有3G、4G、5G。5G以后考慮是6G。當4G產品出來以后,從研究角度來講肯定是去研究5G。

5G不是一個技術,而是一個概念,是“代”的意思。4G已經研究結束了,要去尋找研究下一代的技術,5G是這些適合的技術集合。

2019 年,5G的研究基本上結束了,研究團隊就在思考未來無線的技術怎么發展?6G將要有哪些技術?要去做研究、創造。我認為,在2028- 2030 年左右,6G就會像現在5G這么熱鬧,這是我們產業的規律,不做5G在這個產業上就沒有未來。

每一次的技術升級,都會有一些企業跟不上,也有一些企業會做的更好。

4、每日電訊報 記者:您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提到中國的技術公司在5G方面發揮作用表述的回應是?像德國、法國表示不會跟隨美國的態度排除中國的公司,是否意味著中國在這場辯論中已經獲勝?

徐直軍:有沒有獲勝我無法做評論。我看到蓬佩奧在匈牙利的發言,也看到了他在波蘭的發言,當然看到的是中文版本。我認為,蓬佩奧先生的言論進一步表明這是美國政府對華為發起的有組織、有策劃的一次地緣政治行動,是用一個國家機器針對我們這樣一個弱小的,連芝麻都不如的企業。

華為有三十年歷史,服務于 170 多個國家, 30 億人口。我們到底怎么樣?我們的客戶、合作伙伴、服務的 30 億人應該有清晰的認識。

我們一直在想,大家也都在問,他們一直這樣針對華為究竟是出于網絡安全考慮還是有其他動機?他們真的在考慮其他國家人民的網絡安全、隱私保護還是有其他的企圖?

也有人說他們是為中美貿易談判找籌碼,也有人說由于這些國家大規模用了華為的設備使得美國相關機構獲取這些國家信息時存在困難,或者監聽這些國家的相關機構和領導人不方便了。

全世界 70 多億人還是有智慧的,大家應該能夠從中看到各種可能。

5、金融時報 記者:您之前接受德國媒體采訪時提到,覺得網絡安全一部分是政治問題,一部分是意識形態的問題。您覺得網絡安全是政治性問題的話,美國政府有自己的政治性目的,未來過五年、過十年最后的結果是什么樣?您認為會有兩種分開的網絡世界、兩種分開的技術體系嗎?一方面是中國、一方面是美國。

我不能代表《金融時報》,但我個人很同意您的看法(應該有一個統一標準),但是在技術上可能不可行。

徐直軍:網絡安全本來是一個技術問題、一個專業問題。全世界所有的科學家、工程師們都在為解決這個問題而努力。華為也在跟各國政府以及產業界共同推動相關標準的構建,基于標準來衡量產品是否安全。

最近這段時間把5G和網絡安全結合在一起源頭來自于哪里,我想大家都是清楚的。本來5G設備提供商主要是諾基亞、愛立信、華為、三星、ZTE,沒有美國公司。中歐之間一直在努力為5G或者未來的移動通信打造一個全球標準,提高整個產業鏈的投資回報,降低整個產業鏈的成本。

經過產業界共同努力,5G終于全球有了一個統一標準,大家都按照這個標準做產品。但是現在部分政客將網絡安全、5G政治化、意識形態化,我認為,這是不可持續的。

技術終究是技術,必須要靠科學家、工程師們干出來,科學家和工程師還是傾向于構筑一個共同的全球標準,大家共同把這個標準做好。

當然,不同的國家基于自己的考慮有權決定選擇哪些廠商部署它的網絡,這在歷史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華為4G也沒有進入所有的國家,華為的5G也不期望進入所有的國家,只能聚焦于服務好愿意選擇我們的國家和運營商。

比如說,深圳旁邊的城市——廣州移動就沒有選擇我們的4G設備,這很正常。澳大利亞的市場還不如廣州移動大,新西蘭還不如我的老家益陽大。華為連廣州移動都沒有提供產品,少幾個國家也無所謂。我們無法服務所有的國家、所有的客戶,精力也是有限的,也不可能壟斷全球市場。深圳周邊的市場都沒有機會,對我們產業界來說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集中精力服務好愿意選擇華為的客戶和國家,我們把它做得更好。

6、新政治家 記者:現在有一些討論說美國會出一個行政命令,禁止華為設備在美國的使用,對華為5G部署有多大的影響。美國畢竟是一個超級大國,如果這個成真的話華為對這個結果會有多么擔心?

徐直軍:首先,華為的設備在美國基本不存在。歷史上我們4G服務了美國邊遠地區的人民,幫助運營商為農村邊遠地區美國人民提供了移動通信服務。(您提到的這個消息)我也在媒體上也看到了,但是結果如何對我們沒有多大影響,本來我們(在美國)也沒有存在,也沒有期望未來的存在。

7、媒體協會 記者:在去年年底時,英國中情六處的負責人包括英國的國防部長都出來暗示說對華為設備安全表示擔心,最近看到了英國王子基金會中斷了接受華為的捐贈。現在對于這些事態的出現,華為有多大程度上的挫敗感和失望?

徐直軍:首先,英國政府一直對華為設備的安全有擔心,所以華為和英國政府共同建了一個HCSEC,進行安全方面的合作。通過開放的合作來解決英國政府對華為設備用于英國網絡安全擔心的問題。

今天早上恰好看到了FT上發表的原來英國GCHQ的主管Robert Hannigan 寫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解釋了你所有的問題,你可以看一看。GCHQ為了保護整個英國網絡安全,服務好英國老百姓,他們采取了一系列的機制進行有效的管理和監督。我也很認同他的副標題,我們應該基于對潛在威脅的清晰理解進行技術判斷(Technical judgments should be made on a clear-eyed view of the potential threat),而不是把它簡單的政治化。我覺得他比我回答得更好。

英國王子基金會不再接受華為捐贈的問題,對于華為來講沒有什么挫敗感。我們是基于基金會幫助青年人方面做出卓越的成績表示最大的敬意進行捐贈,跟政治沒有關系。我們也很遺憾,他們這樣的決定是基于對華為片面的、沒有根據的信息做決定的,也沒有跟我們溝通。

退一步講,不接受和接受對華為都沒有什么影響,但是我還是對基金會幫助青年人做出的貢獻和未來繼續幫助青年人表示敬意!

8、計算機世界 記者: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發現,歷史上華為跟“五眼國家”中的兩個——加拿大、英國的關系都很好的,想問一下華為跟五眼國家的情報機構關系如何?我猜測情報機構既然有能力對光纖通信進行監聽,應該有能力對通信盒子里的通信進行監聽,華為多大程度上跟五眼國家的情報機構進行合作?

徐直軍:我對華為跟情報機構合作情況不清楚,但是華為跟英國的GCHQ合作我是清楚的。我們跟英國的合作是建設性的合作,不是簡單的YES or NO,而是基于各自關心的課題來找到技術上和監督上的解決方案,使得合作能夠開展下去。

華為跟英國政府以及英國產業界合作,一直是中英合作的一個典范。過去中英政府之間的交流、民間的交流一直把華為在英國的投資、發展以及跟英國政府的合作方式當作一個范例。中西方在價值觀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情況下,還是能夠開創出建設性、友好的合作方式的范例,使得華為也愿意在英國不斷地投資、不斷地發展。也讓英國的運營商能夠去使用華為的技術、產品和解決方案,服務于英國人民。

兩種價值觀和文化背景不同的合作,要么YES or NO,很難坐下來建設性地找到解決辦法,解決各自關注的問題,促進合作。

我們和英國合作得好的原因之一就是英國的開放和自由貿易精神。英國崇尚用規則、用監管等辦法來解決問題,而不是簡單的YES or NO。這也是英國之所以成為自由、開放國家的關鍵之所在。

9、PC Pro 記者:我的問題和“融合”這個詞緊密相關,今天上午看了華為企業業務方面,是IP網絡的服務平臺。大家都在提,做網絡的監控,這里面所有的網絡流量都在這里,面臨了挑戰。另外,還有運營商網絡,有ATM,還有其他標準。現在政府在這塊要求跟企業網絡要求一樣,但是它所用的工具非常不同的。有沒有可能5G數據流量在做傳輸時遵循企業網絡標準做信息的發布。這樣的話有沒有可能解決現在安全擔憂的問題。現在很多人擔心前端就是一個單的盒子,所有的東西都在運營商網絡去傳,企業業務拓展以及華為的布局有沒有幫助解決華為在網絡基礎設施面臨的網絡安全挑戰?

徐直軍:如果所有的網絡安全挑戰是技術問題,那本質上就可以通過技術和監督來解決。大家都清楚,網絡安全現在是全球共同面臨的挑戰。所以,5G在選擇技術、標準的制定的過程中就特別關注安全相關問題。5G使用的技術和構建的標準相比2G、3G、4G更安全,這一點你可以找3GPP專家、GSMA專家了解驗證。

而且5G傳輸的關鍵信息可以進行 256 位的加密,意味著要用還沒有出來的量子計算機才能解密。

10、PC Pro 記者:您現在提到的是基于空口的無線通信,現在擔心的是基礎設施層面。

徐直軍:5G是手機到基站,基站上去就是網絡,華為在英國網絡只提供了基站設備。基站以上的網絡跟華為沒直接關系。

Robert的文章也特別說了,網絡的“核心”部分華為沒有進入。

基站以上跟華為沒關系,都是其他廠商的設備。

11、金融時報 記者:剛才的解釋是在英國華為只提供基站,從用戶的端口到基站是加密的過程,到了基站以后數據被解密進入IP網絡?

徐直軍:解密是運營商或者政府的事情,加密也是運營商或者政府的事情。

金融時報:通過你們的設備做出加密?

徐直軍:我們不能掌握密鑰,掌握全球的密鑰不就翻天了嗎?各個國家掌握自己的密鑰。


邦道集團

友情鏈接 官方新浪微博  官方新浪博客  官方百度文庫  訂閱號:bangdao88 《企業變革與發展》百度百科
官網鏈接 邦道智慧營銷  華牧網絡科技  邦道動保咨詢  老狗網  農美網  
營銷管理咨詢   市場環境調研  消費者行為習慣調研  企業內部營銷管理診斷  營銷戰略規劃   產品策劃  營銷組織體系設計   營銷管理流程與制度設計  薪酬制度設計 渠道規劃 終端建設   經銷商管理體系  會議策劃與管理體系優化 年度營銷計劃制定 連鎖體系構建 
咨詢行業   醫療器械營銷咨詢  建材行業營銷咨詢  互聯網企業咨詢  農資營銷咨詢   工業品營銷咨詢  畜牧獸藥營銷咨詢   電子產品營銷咨詢  快消品營銷咨詢 寵物行業營銷咨詢 化肥行業品牌策劃  農藥行業營銷策劃  種子行業營銷策劃 人工智能營銷策劃 寵物藥品品牌策劃  無人機行業市場推廣策劃   農牧行業營銷咨詢 生鮮電商營銷咨詢      
互聯網+咨詢    電商平臺建設/推廣  互聯網+咨詢  互聯網+營銷  OTO渠道設計  OTO連鎖體系設計  互聯網平臺策劃   互聯網產品/服務策劃  APP平臺策劃  公關傳播策劃  公關事件策劃  商業計劃書規劃  連鎖體系設計  
市場品牌策劃   品牌戰略規劃  品牌推廣策略  品牌內部診斷  品牌戰略規劃  品牌體系推廣  品牌憲法 品牌金字塔  品牌戰略定位 公關傳播策劃  公關事件策劃
智慧營銷   智慧品牌推廣   智慧產品  智慧價格  智慧市場調研  智慧消費者  智慧客戶  智慧團隊 智慧客戶  智慧渠道 大數據營銷體系 
幸运飞艇正规投注平台